你想要的田园牧歌 他们正在过着

2017年12月28日14:55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村子

  从高空看,这个村庄旁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老宅

  赵家的这栋两层楼修建于清朝,住了他们家八代人。

  民宿

  随着旅客的增多,赵二红已把家里多余的房子改建成了民宿。

  做饭

  赵杨富的大儿子赵爱红正在给炉灶内添柴,他们家做饭取暖都靠柴火。

  挑水

  房后山上的梯田没有水,二儿子赵二红挑水过去浇地。

  扫院

  赵杨富的妻子侯秋艳做家务

  砍柴

  刚刚砍柴归来的赵爱红

  晒暖

  寒冷的冬日没什么农活,父子三人在院子里晒太阳聊天。

  喂狗

  赵二红说山里黄鼠狼多,这两条狗肩负着看护鸡的重任。

  □记者吕高见文吴国强摄影

  核心提示|放眼望去,整个村子云雾缭绕,地势险峻,仿佛到了一片世外桃源,恬静而美丽。

  在太行山脉,河南和山西交界附近的深山处,有一个叫外荒的村子,全村只有一户人家,十多间房屋,没用一砖一瓦,全是用石头垒成,经历多年仍坚固耐用。全家8代人都在此居住,他们种地,同时靠上山采药材、经营旅游为生,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1

  云雾缭绕深山里农妇用泉水做饭

  外荒村位于山西省陵川县夺火乡境内,与焦作云台山景区相邻。

  12月25日下午,冬日的太行山脉,天空蔚蓝,碧空如洗。从焦作出发,沿着S233省道,穿过20多个漆黑的隧道后,经过多次打听,终于在天黑之前,大河报记者辗转找到了外荒村。

  到达外荒村时,已是下午5点多。村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全村只有一户人家,依山而建。院子旁的一侧石头路边,摆放着多个蜂箱,用布盖着。一处不大的院子,主房是两层小楼,十多间房屋,没有一砖一瓦,全是用石头垒成。

  院子里,五六只鹅扭动着屁股,憨态可掬,见有陌生人来访,不停发出叫声。远处,一群小鸡在悠闲“散步”。

  房子的户主名叫赵杨富,同时也是村主任,今年71岁,家里除妻子外,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赵爱红42岁已经成家,有了小孙女;小儿子赵二红36岁,至今还没找上对象。

  此时,兄弟俩刚从山上采药材回来,风尘仆仆,他们简单洗漱后,赶紧钻到屋子里取暖。常年山风刮、太阳晒,两人脸庞及脖子所裸露出来的皮肤均显得黝黑。

  厨房内,赵杨富的妻子侯秋艳(音)系着围裙,正在灶台前忙碌,晚饭是热捞面,卤是南瓜炖粉条。她弯腰低头,两只手在面板上用擀面杖在擀面条,面板碰到墙壁后,发出“咯噔……咯噔”的撞击声。锅下面柴火烧得正旺,赵杨富往灶台里添木材……

  侯秋艳说,他们做饭用的水,都是从山上流下来的泉水,不仅甘甜可口,还可以延年益寿,所以他们一家人的身体都很棒,一年到头基本不生病。

  2

  八代坚守全村只有一户人家

  据传,外荒村是龙脉之地,这个“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古朴山村曾名闻四方,是典型的一村一户、一户一村。

  赵杨富介绍,他们的祖先早年从洪洞大槐树下走出,辗转到这里。这里属于太行山脉,山体自山西境内发脉,盘桓至温盘峪,因环境优美,便在这里定居,种地养蜂、砍柴挑水、上山采药。由于交通不便,其他村民也没有人再迁移至此,使得这里从建村至今只有一户人家。

  赵杨富告诉记者,细算下来,他们家已经先后有八代人在此居住了。两个儿子也不想出去打工,全家人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

  “来,尝尝我们自己采摘的柿饼,可甜了。”侯秋艳脸上挂着笑容,端着一碗柿饼过来,热情地招呼记者。

  吃过晚饭,赵爱红来到客厅,客厅在一层,里面有电视、冰箱、冰柜等家用电器。

  “过来暖和暖和吧。”说话间,赵二红用铁锹把灶台做饭后的柴火灰端了过来,热气腾腾,放到屋里一个盆里,兄弟俩围坐在火盆旁,脸被映得红红的,边取暖边看电视。几条小狗也在旁边凑热闹,摇晃着尾巴。

  二层是招待游客的客房,沿着狭窄的木梯上去,地板也是用石头做成的,借着灯光,里面有七八张大小不等的床,上面放着被褥,“条件比较简陋,游客来时,他们会住在这里。”赵爱红说。

  3

  与世无争野猪会突袭庄稼地

  如果没游客,外荒村平时就很少有人经过。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赵二红说,他们家有十多亩地,分布在附近山坡上,平时种些玉米、大豆、谷子等之类的农作物,尤其是到了玉米快成熟季节,就会遭到野猪的突袭。他们发现后,就带上狗,把野猪撵走。

  外荒村离最近的村子,约有8里路,离陵川县城50多公里。

  “我们一般不去县城。”赵爱红介绍,虽然他们是山西人,但与河南有着密切的关系。平时要买东西,大多步行3公里左右,就可以乘坐云台山观光旅游车,到附近的村镇购买物品,然后再坐车回来,“免费不说,也挺方便”。

  赵爱红说,他妻子老家是安徽的,目前两人在修武县城买了一栋房子,妻子照看着小孙女在那住。平时,他如果没事,就会到县城找妻子团圆。

  而赵二红,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年龄大,加上居住偏僻,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找到。赵二红的婚事,是全家人的心病。

  12月26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赵杨富家时,他们全家已经早早地起床了,赵杨富和大儿子又去山上采药材了,家里只剩下小儿子和他母亲。记者找到赵爱红时,他正在附近山上采连翘,胸前挂着个布袋,碰到够不着的地方,他一边用带钩的木棍拉树枝,一边用手采摘。

  下午,赵爱红和弟弟开着拖拉机,去附近蓄水池拉泉水。车上装着一个大的塑料桶,他们从蓄水池用水桶盛满水后,再运回来,放到家后面半山坡上,导入自家蓄水池。

  4

  以苦为乐靠采药材旅游为生

  平时,赵杨富和大儿子负责上山采药材,一般都是上午八九点出发,有时带点干粮,中午凑合一顿,有时啥也不带,到了下午四五点回来,和晚饭一起吃。

  他们基本每天都会到山上采摘中药材。在赵杨富屋里,记者见到了用袋子装的连翘、山楂等,采摘得多了,就会集中放在一起卖了。

  “好的时候一天能采几斤。”赵杨富说,每天能卖几十块钱,也有不少收入。

  而赵二红则留守在家,帮母亲照看家里鸡、鹅等。

  “家里一年都丢了七八只鸡了。”赵二红告诉记者,鸡是散养的,四周山坡上跑得到处都是。老鹰也很聪明,它时常会光顾这里,大的有一米多,拍打着翅膀,从天而降。看到家里的鸡,爪子一打开鸡瞬间就会被抓走。都是长了好几斤的土鸡,丢了太可惜,很多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也没有办法。

  除了采药材,他们还因地制宜经营旅游,尤其是暑假时,每个月能收入几千元。此外,他们也还养蜂,到附近河沟里抓鱼,过着快乐自由的日子。

  与几百年石头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房顶上安装的太阳能,屋里的各种电器等,与城里人也没有太大区别。

  昨天下午,陵川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外荒村确实是一个村子,虽然只有一户人家。

  记者问赵杨富一家人,平时一直生活在大山里有无感到孤独寂寞,他们表示,反而到了城市会不习惯,车多人多,嘈杂的声音,没有家里空气好,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这样挺好!

  对于以后的生活,赵杨富充满信心。他们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守护着这片少有的原生态土地。临近中午,阳光正好。照进屋子,暖意融融。客厅里挂着一个镜框,里面是赵杨富他们的照片。照片上,他和妻子及两个儿子在院子门口,并排站着,咧着嘴,笑得很甜。


编辑: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