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看客家人放“添丁炮”

2017年02月04日00:00

来源:网络综合

客家人重“丁”甚于重“财”,认为“丁”本身就是“财”,有“丁”则有“财”,“添丁”则意味着“人财两盛”。“添丁”作为客家人最重要的礼俗,其庆祝活动往往融入在客家岁时民俗之中,给客家人和美的岁时生活带来更多、更亮丽的色彩。客家人新年正月庆祝添丁的民俗活动形式繁多,持续时间长,从大年初一的“扛花子酒”,到正月十五元宵夜的舞龙、舞灯,狂欢的民间氛围有增无减。“添丁炮”,是赣南客家独有的岁时共同庆祝宗族丁财两旺的民俗活动。“人丁兴旺”寓意家族繁荣、香火兴旺,是客家人的喜中之喜,“添丁”已成为赣南客家著名的民俗品牌。“添丁炮”贺添丁的民俗,遍及整个赣南客家。新春时节正是赣南客家到处洋溢着喝“添丁酒”、放添丁炮的红火时刻。

异彩纷呈的年俗,是赣南客家人的盛事。每年春节,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家和民俗研究学者相约赣南,不辞劳累,游走在赣南的围屋、乡村田园,寻觅独特的客家年俗,而独特的客家“添丁炮”场景我更不会错过的。

“添丁”寓意着人丁兴旺、家族繁荣。在赣南客家的老辈人习俗规矩里,过去一年里,谁家生了男孩,在来年的正月初二到元宵散灯的时段,家族中的长辈约定好日子,到村里的家族祠堂中请喝“添丁酒”、放“添丁炮”,为添丁接喜迎兴旺,也为过年增添了喜庆气氛。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观念也在改变。人们燃放“添丁炮”,更多要表达的是对国富民强、兴旺发达、迎春接福的喜悦之情。“添丁炮”,这一传统民俗,正在以一个新的起点,继续响彻赣南的村落,寄予着希望与幸福。

农历大年初二这天,早上8时左右,当车子还在路上没到田心村时,田心围里已经传来了断断续续的鞭炮声。我看到在赶往田心围的路上,不时遇到不少戴着头盔、穿着雨靴的男人,挑着爆竹,往祠堂里送。我急匆匆地走到田心围,融入到祭祀的人群中。在祠堂前,有一口方形池塘,寓意为留水存财,池塘周围站满了过来看热闹的村民。人们用竹篮提着鸡、鱼和酒等贡品陆续进入祠堂祭祖,祈求祖先保佑家族平安、人丁兴旺。祭拜结束后,一些村民在祠堂前用竹竿将鞭炮串起来,靠在墙根,做好燃放“添丁炮”的准备。祠堂内,唢呐声、锣鼓声响起,6名年轻的村民挥舞着一条5米长的黄龙,翻腾起舞。此刻,按小孩出生的时间顺序,添丁了的男人点燃一条鞭炮,奔跑出堂外,其它村民也点燃了准备好的鞭炮。一时间,一条条火红火红的鞭炮炸得满天飞舞,爆炸声震天动地。为了不被炸伤,许多村民耳朵里塞着棉花,头上戴着头盔、戴上口罩,甚至有的戴上防毒面具燃放鞭炮。浓烟、碎红的纸屑,直上云霄。很多摄影人为了拍得精彩镜头,无所畏惧,与放鞭炮的村民一起冲入硝烟中。这般激烈的场面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每当听到鞭炮声,思绪就会把我带到宁都县石上镇石上村元宵节燃放“添丁炮”那宏大的场面中。江西宁都一带是客家人聚居的地方。维系数百年的春节期间的“添丁炮”、“割鸡”等民俗活动深深地打上了中国传统生育观的烙印。每年正月十四、十五日(也有的地方是初一、初二)凡在这一年内生育了男孩的家庭都要举行传统庆祝仪式: 燃放“添丁炮”和“割鸡”。 历史悠久的石上村距宁都县城19公里,村里有3000多人,大部分是李姓,有一个总祠堂和6个分祠堂。每当春节,亲朋好友要送来缠绕在长长竹杆上的爆竹集中放置在家族祠堂前。下午四时左右活动开始,“添丁户”手擎大公鸡香烛灯笼跟随伴着外婆家请来的鼓乐队来到村头大樟树下割断大公鸡的喉管祭祀先祖然后环村游行。村庄舞狮、舞龙队也上阵助兴。届时爆竹声声鼓乐齐鸣舞龙上下翻飞至四时集中燃放“添丁炮”开始。难以计数的、长竹杆上的爆竹被同时点燃霎时爆竹声震耳欲聋,烟雾冲天而起蔚为壮观表达着村民们添丁的喜悦。

宁都石上村也是石上镇政府所在地,在石上村,最为隆重的民俗就是元宵节的“添丁炮”,整个仪式要正月十四、十五连续二天才能完成,所谓“添丁炮”是为在上一年全村新生男丁举行的庆祝仪式,生有女孩再有钱也是不能参加的,仪式又分为十四的“割鸡”和十五的“添丁炮”两个部分,关于“割鸡”,石上人为我讲述它的来历:相传,汉唐时期,石上就有人居住,有个叫李长贵的大户人家一直没有生育过。盼儿心切的妻子,有一天梦见自己在村南的河边看见一座汉帝庙,跪下叩拜后就怀孕生子了。妻子把梦境告诉丈夫后,李长贵激动地说,真如梦中,我就去那儿建座汉帝庙,年年朝拜。当年果然应验了这个梦,石上村也建起了汉帝庙,不仅这两夫妻,连全村的人都认为有灵验,纷纷拿着香烛,抱着大公鸡去庙里朝拜。我们现在所见的民俗大体由此演变而来。

正月十五下午四点过后,是石上村最惊天动地的一段时光。石上村的六家祠堂上堆满了用竹篙串起的爆竹,与土铳鸣响的同一时刻,爆竹同时点燃。人们在震耳欲聋的爆竹声中,在弥漫的爆竹硝烟中,在欢天喜地的鼓乐声中,尽情释放着太平盛世的豪迈,宣泄着火红年代火红日子的喜悦。数以千串计的爆竹,要燃放近一个小时,地上散落着一片厚厚的爆竹红,人们的头发、身上也沾满了星星点点的红屑。在祠堂鸣完爆竹后,红光满面的石上人,“龙灯”领队、“扛灯”成串、“马灯”压阵,吹着号、打着鼓、放着鞭炮,开始了环村巡游。这其中还穿插着石上最富特色的灯彩表演。“马灯”装扮成象征皇宫里的5匹骏马,任何人都不得阻挡,有寓示马到成功之意。披红扎彩的龙灯表演着打滚、摇尾、摆动、龙盘玉柱、龙抢玉珠、龙摆龙门的各种动作。“担灯”队也要上场。生了儿子的人家要做一排安放6盏大灯(象征三对双胞胎儿子)的担灯。旁边还有两个孩童提着两盏小灯(象征着有儿有女,子女双全),一路鸣爆竹奏乐,游村游家进祠堂。

元宵节是石上村人最热闹的日子,绚丽多姿,饶有情趣的灯彩更为石上镇添色不少。相距不过十几里、几十里的村落之间,村村都会玩灯彩,村村的灯彩又都不尽相同。江背村盛行“扛灯”,做工精致灵巧。城头村有“花灯”,灯笼里纸扎的观音和麒麟折射着城头人“夫妻恩爱,子孙代代传承”的美好愿望。

与石上村不同的,是曾坊村的“桥梆灯”烘托着村人添丁添福的喜庆。只要村里哪一家人去年生了孩子,不管第一胎还是第二胎,不分男孩女孩,都要列入扎制“桥梆灯”的行列,哪一家去年娶了媳妇进门也要列入扎制“桥梆灯”的队伍。去年的曾坊村添丁添口15人,今年的曾坊村就要制作15排“桥梆灯”。“桥梆灯”是在一根长4.5米的“桥梆”上,扎十盏架子灯,灯座上有安放蜡烛的座孔,架子周围用红纸、白纸贴封,雪白的纸上要贴上红色的剪纸,全村150盏灯排列成队,如长达近百米的火龙。由几十个壮年男子抬着进祠堂、游村巷、过家门。穿过昌厦公路,登上村口山头,再返回村前的稻田里。在夜幕中,龙头与龙尾要进行各种队形的变化和表演,龙头要咬住龙尾进行反复的较量,夜幕降临以后才开始的“桥梆灯”巡游活动,要进行几个小时,直到全村人都看了尽兴后,才返回各家各户吃元宵团圆饭。

民俗也就是流传在民间的一种文化,是有一定的导向作用的,在石上村我也感受到了这种民俗对当地人的影响,当地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富裕,但很看重家族的兴旺,添有男丁参加这样的仪式一般要花费5000元左右,最省的也要超过3000,这对大多数农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看得出来他们很愿意参加这种活动,可以这么说,男孩女孩在石上一生下来就享受不同的待遇,我这次去就看到了50个男丁的家庭参与这个活动,可喜的是,随着各姓氏之间的交融,生活在石上的外姓也可以参加,这在改革开放前是万万不行的,在整个过程中,虽然参与人数众多,但秩序井然,出场秩序是抽签决定的,听村里人介绍以前常会有为了争先家庭甚至家族的争斗,这无疑是一种进步。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句话也许有点绝对,但面对老百姓自发组织、这么有凝聚力的民俗活动,我不想用先进或落后去评价它,看到他们庄严而又充满激情的参与,我内心是尊重的,也用不着担心这种民俗的负面影响,这就是现实,而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在变化发展的。

编辑:孙振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