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litas:身披彩条布的南美原住民

2017年02月03日00:00

来源:网络综合

领略过马丘比丘的神秘震撼和天空之境的奇幻虚无,又怎能不细看这片土地上的人?

秘鲁和玻利维亚是昔日强大印加帝国的核心部分。印加,Inca,南美洲古代印第安人创造的文明,是古代美洲三大印第安文明之一,另外两个是玛雅文明(Mayan)和阿兹特克文明(Aztec)。秘鲁的库斯科Cuzco就是古印加帝国的都城。

1533年,当地土著在与西班牙人鏖战多日后,失去了库斯科最后的要塞,帝国彻底灭亡。在随后几百年的殖民历程中,印加文化被西班牙人大肆染指,两种文明在碰撞中交融,生长出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独特的南美文化。

这里的人由西班牙移民的后裔同印第安人长期结合而成。人口组成有印第安人、印欧混血种人,还有各地的移民。印第安人又分为克丘亚人Quechua和艾马拉人Aymara。通用西班牙语、克丘亚语和艾马拉语。

秘鲁人中印第安人约占46%。在秘鲁和玻利维亚的城镇乡村,随处可见原汁原味的印第安原住民。而在北美,除了印第安人保留地外,在社会生活中已经见不到美洲大地曾经的主宰--印第安人的影子。

南美原住民属蒙古人种美洲支,长相和穿戴与中国的藏族或蒙古族极接近:黑黄色皮肤、宽扁的脸庞、小细眼镜,女人头后两根乌黑发亮的大辫子。男人穿的极似蒙古袍子,腰间系根带子。

这些身披艳丽条纹布的妇女叫Cholita。Cholita指在玻利维亚和秘鲁的、有着混合或者纯正克丘亚或艾马拉血统的土著女性。她们的穿衣风格独特,色调方面呼应着原住民的大胆奔放。艳丽的百褶连衣裙有多层衬裙,上身配毛衣和外套,梳着黑色长辫的头上戴着一个圆顶帽。最有特点的当然是她们的披肩---一块披风样的艳丽条纹布做成的大包袱皮,从市集的农作物到孩子都可以装进去。

Cholita这个词来自带有蔑视和贬义的西班牙词语“chola”,意在指出她们的原住民血统。据考证,Cholita奇特的装束来源于西班牙人强制土著人穿着类似西班牙斗牛士助手的服饰,以便“约束他们危险的动作”。就在几十年前,在玻利维亚, 穿戴圆顶帽和分层衬裙的Cholita曾经是被歧视的对象,她们不能进入某些饭馆,乘坐出租车或公交车,她们甚至没有在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La Paz的中心区和富人区通行的自由。

埃沃•莫拉莱斯2005年划时代地被选举成为玻利维亚第一位原住民总统,而后在他的领导下,大部分原住民获得了更多的了解与尊重,社会各阶层生活发生渐变。尽管贫穷和不平等依然存在,Cholitas开始从事商业活动,不仅掌握了自己的经济命脉,也带来社会态度的改变。

如今,Cholita这个词的意义已被重新定义和诠释。她们上大学,进入政府部门、银行和律师事务所,甚至上电视主持节目,她们的传统穿着甚至在引领更为广泛的时尚潮流。

每逢周日,Cholitas在玻利维亚的埃尔阿尔托El Alto表演超猛刺激的摔跤竞技。

Cholitas每天用这种文化身份的象征来纪念安第斯文化遗产,时刻传达着她们的女性气质、坚韧、优雅和尊严。

似乎穿传统服饰的仍以中老年妇女居多,常年的艰苦劳作深深烙印在她们脸上。

让人感觉困惑并且振奋的是,在秘鲁和玻利维亚的大城市里,随处可以见到身着传统民族服装的Cholitas,她们与周围的大都市和现代人群融为一体,行走坐卧,经商娱乐,自信从容,和谐恰当。这种奇妙的对立而又融合的景象的确在世界其他地方不多见。

汽车行驶在玻利维亚破烂不平的公路上,穿过一个个不知名的村庄和小镇。急驰的车辆颠簸摇摆着,我在晃动中挣扎着“扫街”,不停地拍下路边出现的妇女、小孩、有意思的房子、耀眼的色块……

破破烂烂中的五彩缤纷,贫困中绽放着对缤纷生活的热望。

艾马拉人Aymara 是纯正的印第安后裔,75%的艾马拉人生活在玻利维亚,到现在为止还拥有自己的语言艾马拉语。

到处能看到“烂尾”。有时在一片低矮小屋中会突兀地耸立起一个高大的“豪宅”。

还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秘鲁和玻利维亚,总能看到人们在银行外面排着队。当地朋友解释说,银行排队,是因为大多数公司两周发一次工资,甚至有的公司是一周一发。这边人都是等着工资过日子,大多数人没有存款,所以每到发工资的日子,银行都会排大长队。

现代秘鲁人95%信奉天主教。在玻利维亚约81 %的居民信奉天主教,在主要的城镇均可见到建筑规模各异的教堂。每到宗教节日时,可看到当地的居民抬着圣母玛利亚或耶稣的像沿街祈祷。

库斯科最繁华的旅游中心武器广场,浓郁的西班牙风格中,似乎揉进了南美独特的调性。

远处的山坡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穷人的房子,有钱人住城里,穷人则用山上不要钱的地皮开荒建房。

去马丘比丘的早晨,库斯库还未完全醒来,路灯一盏盏在微亮的晨曦中发着黄光,汽车轰隆隆地跑过古城湿漉漉的石头路,弯来绕去,一会儿就出了城,看见远处山坡上的点点灯光,山腰上雨雾缭绕。

秘鲁和玻利维亚的菜品也突破了我对南美食物的想象。食材极其丰富,光玉米就有十几种,各种不同种类的胡萝卜和南瓜,多得数不过来的不认识的谷类和水果。硕大的玉米粒口感脆嫩,鲜榨的紫玉米汁清甜爽口。

藜麦原产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是印加土著居民的主要传统食物,有5000-7000年的食用和种植历史。藜麦养育了印加民族,古代印加人称之为“粮食之母”。

当地人爱喝的古柯叶茶,据说可以缓解高原反应,每个酒店都在大堂里免费供应。在寒冷的高原,能喝上一口热茶,肠胃瞬间舒服多了。古柯叶生长于安第斯山区,可以入药,也是可口可乐的重要配方。

下午时分从埃尔阿尔托去拉巴斯的路上, 高原上的蓝天白云很有西藏的感觉。转眼之间乌云压顶,雷暴来袭,远处的雨云形成的一束束黑灰色光柱在原野上飘移,与周围的亮光形成夺目的反差,壮观无比。

拉巴斯市中心海拔3660米,为世界最高的首都,有1200万人口的巨大城市,与我想象完全不同。房屋建筑在远处山坡上,绵延不尽。城市道路、拥挤的车流、熙熙攘攘的人流,经过十天在历史遗迹和自然奇景中的放纵,顿时感到我又被抛回到现代生活中。拉巴斯的繁华和咫尺之遥的El Alto差距非常大,玻利维亚贫富差距可见一斑。

当地的公交车,还有更小的小巴车,通常都是挤得满满当当的。

华人在秘鲁和玻利维亚在社会影响颇大,中餐馆遍布大小城镇,中餐馆在南美西班牙语就是“Chifa "。

秘鲁首都利马Lima。市中心,商业区,现代的繁华,每个城市大都相同。

街头的防暴警察提示着这个南美国家的不安宁因素。

城市中的现代年轻人与身披彩条布的Cholitas,浮华与无华,形成巨大反差。这就是南美,一块缤纷魔幻和超现实的大陆!

在安迪斯高原海拔4000米的人迹罕至处,有一种一百年才开一次的花,名叫普雅花。她们用一百年的光阴换取两个月的美丽花期,寂寞地生长,悄悄地绽放,像不像默默生存、静美坚韧的Cholitas?

本文摄影 | 熊昱彤

编辑:孙振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