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老街:因为一条街 爱上一座城

2017年02月01日00:00

来源:网络综合

一到广西北海,我心静了。静中又动了一下。心一动,不是因为海风,亦不是因为海浪,心一动,是因为你。我知道的,我寻了又寻的你,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呀——北海老街。

一直喜欢旧的,一直喜欢简约。在简约里寻那份旧,寻那份旧时光。一直守候那份旧时光。知道北海有条老街——珠海路,于是,放弃看海看风景,也要去追寻她。这是一条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长1.5公里左右,我沿着街像是走了一个世纪。整个一天的时光,我就泡在了这三里路上,街的两旁全是中西合璧骑楼式建筑。这些建筑大多为二至三层,主要受19世纪末叶英、法、德等国在北海建造的领事馆等西方卷柱式建筑的影响,临街两边墙面的窗顶多为卷拱结构,卷拱外沿及窗柱顶端都有雕饰线,线条流畅、工艺精美。临街墙面部不同式样的装饰和浮雕形成了南北两组空中雕塑长廊。这些建筑临街的骑楼部分,既是道路向两侧的扩展又是铺面向外部的延伸,人们行走在骑楼下,既可遮风挡雨又可躲避烈日;骑楼的方形柱子粗重厚大,颇有古罗马建筑的风格。这就是我对她的初印象。

就这样慢慢地走着,走在老街上。老街的建筑吸收了岭南建筑的特点,融合了西方建筑的一些艺术风格,前店后居的建筑格局、中顶铺、拖笼门、西式女儿墙的装饰。于是,我拍了不下1000张的建筑细节,又是那些不同风格的窗。独特的地理位置、中西文化的交汇、亚热带海洋气候造就了北海人独有的生活习俗、节日风俗、语言习惯。

这是你的一袭红衣吗?!应该是的。我一直凝望着,夕阳的光芒,刺着我的眼,眼前飘忽的只有这红色,你的红色。把我拉回到了民国时期二三十年代的老街上,除了酒肆歌坊,还有各种各样的民间娱乐活动,如舞龙、舞狮、电影、粤剧,听老人讲这里的故事。

我寻找着你的故事。走过一家老书店,就到了大清时的邮局。还记得100年前我在这里发给你的那封信吗?你是否收到了这走了一个世纪的来信?老街的氛围是浓郁的,最早的私塾、到新式学校、中西合璧的教会,邮局、书店,还有在当时的老街一直弥漫着的一幅书香的画卷。

北海最早的居民大概是明朝弘治至万历年间,也就是1488——1620年之间。北海老街的生活由此开始。在一枝三角梅的指引下,把我来回到了你的时光里。这窗里是否你在做着手绘衣裳,还是弹着的一首你的心曲....踩着一块块石头,是前世的。看这一枝三角梅像是你的前世走回来今生,在这老街中,我突然,视野失态,方向散乱,目光从这一刻开始应接不暇——从那一块砖,那一堵墙,寻那一刻的你。

不由地,走进了这座老宅,如今居住着十几户人家。70年前原来是一位姓曹的做茶生意的曹府,在国民党撤退台湾时,携家眷去了台湾。近百年的风雨,浇淋出那些斑驳的花纹,看上去象波浪的瞬间的凝固。凝视这老宅,一层层的波浪让人想到海,想到海上那些船,想到那些船连接的西方,想到西方传过来的建筑艺术,想到老街受西方影响形成的建筑风格。

是你的渔歌吗?是你在歌唱吗?街上有不同时期的不同人物的铜雕,讲述着这座城的变迁。沿着这条石板道,海的味道阵阵传来。有过多少勿勿的脚步从这里走过?挑着、扛着、拉着、抱着从大海里带回来的……我只记得,你说: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钟不可战胜的夏天的力量.....

爱,不会随时间一起老去。唯有时光与爱不可辜负。在这些楼群中,严肃、庄重和坚持的味道无处不在。从一开始就弥漫出来,不是浓烈的,而是淡淡的,不张扬,但不会消散,纯正和安静。一砖一瓦,彼此信任,互相扶携,用狭窄的空间,最大限度地吸引阳光。这里的墙根潮湿,但不会阴暗,这里的通道残旧,但不会枯寂。这里有阳光,阳光从上面往下,一丝丝送来清新。

于是,我选择了老道咖啡。一个道字,我喜欢。我要了一杯咖啡。之后,又要了一壶茶,我知道,你其实与我同在一座城里,我来了的时刻你走了,你此刻,暂时去了海的对面....选择了临海的一扇窗,打开一扇窗就够了。其实,就是打开了一颗心。适度的坦白足以证明老街的开放。其实并不需要证明开放。开放一词可能是我杜撰出来的传奇。追寻或者接受,同步和思想,心的绽放,可能更准确一些。

我坐在老道的三楼,一壶茶,喝的微醉,此刻三楼还距5点开业有一段时间,楼下三三两两的咖啡客坐满了角落,我独自,在三楼,在临窗看街上人的忙忙。看来来往往我听到了那个年代的叫卖声,回到阳光的灼热中。让我站在高处俯瞰老街,老街悠长,远远的看你,而我的视线有限。老街通往远处,向东或者西……一条笔直的古老街道,引申出无数弯曲的小巷。谁能说得清老街衍生出小巷,还是小巷成就了那条老街?大和小,笔直和弯曲,新和老,我和你,融合在一起,它们引领我们的目光,把我们的脚步带进去,让我们突然想起一个词:慢时光,在慢时光里地老天荒。

有时是喜欢这种市井的。市井的,烟火的,最日常。时光,建筑,人生,爱情,历经岁月的剥蚀,虽已失去了昔日的光鲜,但仍旧气度不凡。仿佛那雍容的贵妇人,即便花颜老去,还能从优雅的眼神里猜度她曾经的风华。透过充满欧风粤情的大片骑楼,透过残缺难辨的老字号招牌,透过考究繁赘的欧式廊柱,透过布满藤蔓杂草的墙头,透过他们的叫卖生计的艰辛.....不仅依稀可见老街往昔的风采,更能感到璀璨过后的那份沉寂淡泊,那份内敛从容。

沿着老街,我喜欢看一扇扇窗,每个窗里都是一个故事。骑楼的墙面又叫做临街墙,临街墙面部刻有不同样式的装饰和浮雕,有的为飞天,有的为荷塘月色,有的为渔歌,有的为梦想.....这样的临街墙左右对立,形成了南北两组空中雕塑长廊,漫步其中,有如身处艺术界,受着艺术文化的熏陶。

我坐在这窗前,透过烟云看世事,在历史的天空下,我们该做好的就应用心去爱用心做好,俯瞰老街,无言,静静地期待着,心的酝酿。就这样,我整整一个下午,一杯茶,静静享受惬意。把浮燥的心轻轻放下。爱上茶,其实是爱上有茶的日子。茶,让快节奏的生活慢下来。一杯茶,品的是一段光阴岁月。小城的生活,慢而简单,慢到一个下午只喝一泡茶,想一个人的好,像是品香。这个下午,独自慢到只回忆一段光阴,慢到一生只为守候一片风景,不说爱你,你就是我的一生的风景了。

喜欢慢时光,慢,心也仿佛柔化成了一汪水,悠悠地逶迤。我在想,是什么人能使我把如此快节奏的生活,慢下来了,然后,过成诗一首,画一幅,花一朵啊,想想心都酥成了一团。

此刻,你是在读书,还是在品茗?最喜欢你的静或是你的瞬间的笑。窗上的一盆微小仙人球里开始春的孕育。窗上的蝴蝶或许是你的剪纸或许是你的化身,匆匆那段岁月,来不及细赏,也可能只剩下一地花殇。那么,从现在开始,就把时光慢下来,将记忆深深刻下来,将你的生活,也过成诗一首,画一幅,花一朵,可好?

看这一树三角梅和老墙的相依,相依的扎根到了彼此。忽然,想到了你,奔跑在软软的沙滩上,浪花一朵接一朵,拍打着岸边,你情不自禁,任浪花淘气地穿梭在你的脚边,脚心,一阵清凉。你的身体总抗拒走向冰凉的海,海,因为你向后退了几步,你的心,暖的挂在嘴角的是微笑的诗化成这一朵朵红红 的三角梅......

喜欢慢慢读你。“慢”这个字多好呀,读你,读你的闲情温柔,不一定拥有你,甚者不敢想御用,最好的是默默的读你的感觉的那种恰好,像有一种归尘的味道,带着一股子的舒心,一读你,骨头都软了。于是,我记下了你的好——我看过沙漠暴雨,我看过大海亲吻鲨鱼,我看过黄昏追逐黎明,我,没有看过你.......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依旧少年......

编辑:孙振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