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玩地球上最年轻的国家:南苏丹

2017年02月01日00:00

来源:网络综合

南苏丹共和国:2011年7月9日,苏丹和平分裂,南苏丹独立建国,而朱巴则是我们这个地球上最年轻的一个主权国家——南苏丹共和国的首都。在我来朱巴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关于朱巴的信息。想象中,朱巴肯定是一个封闭的、落后的、原始的沙漠绿洲,一个饱受战乱之苦的地方。为此,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到达朱巴以后,令我意外的是,真实的朱巴比想象中的还要封闭、落后和原始。现在我就用我的镜头和笔来记录一些关于南苏丹的点滴印象吧。

苏丹的南北一分为二,已经形成两个国家,它是冷战后再一个解体的国家。在南苏丹已经看不到阿拉伯人的面孔,他们与黑非洲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都是地道的黑人。苏丹南部本是个苏丹最富庶地区,当地气候条件较好,石油等自然资源蕴藏丰富。但是长期战乱使苏丹沦为世界最贫穷国家之一,而南部又成为苏丹最贫穷的地区。苏丹内战是一场非洲大陆旷日持久的战争。在过去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内战破坏了苏丹几乎所有的基础设施,此外,根据的统计,苏丹内战期间,每天给苏丹人民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一百万美元。苏丹是非洲大陆面积最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第十大国家。然而,这一切已经成为历史。

“苏丹”之名源自于阿拉伯语,意为“黑(人)的土地”。然而,苏丹的解体,也和当代其它被解体的国家一样,是在民主化之后成为现实的国家之一。朱巴作为南苏丹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的首都。如果不是尼罗河水的滋养,朱巴这个地处非洲荒凉腹地的小镇,也许永远只是一个普通的原始村落。在朱巴这座将近40万人口的城市里,人们很难分辨出哪里是市区、哪里是城郊。如果发现一个地方茅草房密布,附近又有类似于中国农村的集市,那么你已经来到了朱巴的繁华区了。出了这个区域不远,又是大片大片的荒地和尘土飞扬的马路了。

朱巴市中心只有总统府附近才能看到柏油马路,据说整个南苏丹仅有60公里的柏油公路,而且都是2010年下半年以后才铺设完成的。公路远不能将朱巴和其他城市有效连接起来,每逢雨季许多地区道路交通便彻底中断。在市中心的主干道上,飞驰而过的汽车将马路上裸露的沙土卷起,滚滚沙尘裹着浓浓的汽车尾气,向马路旁的店铺弥散开来。当地人似乎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一群当地人围坐在路边的烤肉摊上,七八个人一桌,喝着可乐、啤酒,尽情享用一大盘烤鸡。我在朱巴市区很少见到2层以上的水泥建筑。无论是我住的朱巴饭店,还是过去的苏丹南部自治政府办公室,都是用铁板和泡沫塑料填充的临时建筑。居民大多生活在当地传统的茅草房里。这种茅草房一般是用当地特有的泥土砌成一堵圆形围墙,再用一把把捆扎起来的茅草铺在上面作房顶。当地人说这种看似简陋的建筑其实通风透气,恰恰适合这里燥热的气候。的确,朱巴白天的最高气温竟达38摄氏度以上,在太阳下稍站一会儿就汗流浃背,暴露的皮肤也被灼得发疼。

联合国公布的数据显示,苏丹南部800多万人口中九成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即人均每天生活费用不足1美元。即使粮食丰收,仍有17%人口的食物得不到保证。每年有5万名儿童受营养不良威胁。在朱巴街头,时常可以见到各种改装的运水车。笨拙的车身在崎岖不平的街道上艰难爬行,水箱里的水被颠簸出来沥沥拉拉洒了一路。朱巴市区没有自来水系统,全靠这种运水车将未经净化的尼罗河水输送到市区内的各个取水点,然后各家各户再到取水点打水。于是,大街小巷经常可以见到头顶水桶的妇女和小孩。她们熟练地把几十斤重的水桶放在头顶,一只手扶着桶边保持平衡,艰难但灵活地穿梭在泥泞坑洼的小巷中。作为过去自治政府所在地,朱巴算是苏丹南方经济条件最好的,但是还是几乎找不到一家生产企业或一家大型超市。当地人在集贸市场上购买进口的日常用品,当然日杂服装仍被中国货占据着主导地位。这种类似于中国乡镇上的集贸市场,从蔬菜到服装,从猪肉到彩电,从大饼到家具,毫不相干的各种商品相邻摆放,杂乱但却丰富,虽说不上应有尽有,但也算是南苏丹最繁华的地方了。在朱巴主要有肯尼亚人、乌干达人、印度人以及黎巴嫩人经营着餐馆、超市等,规模稍大一点的超市货物种类虽不是十分齐全,且价格奇高。

在朱巴街头经常可以看见穿着假耐克的年轻人,他们听着欧美流行音乐,戴着遮住大半个脸的墨镜,额头却留着一道道部落图腾的V字型刀痕。我在朱巴的几天中,正好遇到了当地有人办婚礼,有幸一睹别具非洲地方特色的婚礼。我先是来到了新郎的家里,还未走到门口就已感觉到了热闹的气氛。聚集着的人群走了一拨,又来了一拨。不过男女之间还是要保持距离的,连坐席都是男女在不同的地方。这里不让喝酒,所以来到的宾客都会先发一瓶饮料,用以代替饮酒。然后每人发一盘餐食,算是婚宴的主食。别看数量不多,但每一样都很撑肚子,要完全吃完一份还是需要很大肚量的!吃完了之后,稍做休息,就得往新娘家里赶,在那里会有婚礼仪式。来到新娘家的第一件事又是吃!可能他们觉得拿出食物是最好的招待,整个场子就放了这么两个盘子。仪式开始了,双方家长聚在一起,说着完全听不懂的话。新娘也经过了精心的打扮,身上带满了娘家传下的首饰,在母亲及伴娘的陪伴下入了场。大家对我这个“老外”的到来,也感到十分的好奇和好客。

南苏丹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对婚嫁的讲究非常之多。一般一次婚礼要持续好几天,南苏丹人对婚礼也是比较讲究的,他们十分注重礼仪。在举行婚礼的仪式上,新郎新娘在优美动听的乐曲声中从内室走出来,肩并肩地坐在院子中央用彩灯、彩球和彩带装饰起来的一个台子上,宾客们纷纷走上前去握手、拥抱和亲吻,表示热烈祝贺。彩台前放着一块大的红色地毯,音乐一响,新郎新娘缓缓起身,慢慢走下彩台,在地毯上翩翩起舞。新郎新娘跳完一曲舞,回到彩台上坐下,男女宾客轮流走上地毯,跳起“颈脖舞”。“颈脖舞”在苏丹十分流行,是婚礼场上必跳的舞蹈,青年男女人人都会跳,而且从孩童时期便开始学跳这种舞蹈。这种舞蹈的动作模仿骆驼行走时颈脖的晃动,骆驼是苏丹人非常喜爱的一种动物,他们认为骆驼在行进中颈脖有节奏地晃动是最优美的动作。舞蹈时,姑娘们头向后仰,突出胸部,不停地晃动颈脖和双肩,展现出优美的舞姿。小伙子们围着跳舞的姑娘,举手弹指,发出有节奏的响声,伴舞助兴。人们除跳古老的“颈脖舞”外,还跳现代的“迪斯科”舞,两种舞蹈交替进行,尽情歌舞,一直持续到次日黎明

有人说,苏丹南北分裂就像连体婴儿做了分体手术,手术本来就不易,分体后的两个小婴儿如何学会独立生活才是最令人担心的。不过,尽管经济基础薄弱,但巨大的石油收入还是能为南苏丹的发展提供保障的。南苏丹新总统基尔说,今年政府将拿出70亿美元发展各项事业。我在朱巴街道两旁也时不时可见一栋栋刚刚竣工的新房子。最高学府朱巴大学也在组织喀土穆分部的师生南迁。伴随着投资热潮的开始,市中心大型广告牌竖了起来;由于增添了大型发电设备,朱巴的停电时间也大大减少;无线网络速度逐渐加快。南苏丹政府还开始进行城郊大片土地的开发项目招投标,希望把涌入的投资者分散开来。一些外国公司代表也开始进驻朱巴的旅馆洽谈业务了。

编辑:孙振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