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这也许是一趟你永远不会想去的旅程

2017年01月27日00:00

来源:网络综合

旅人説邀请了作家胡成老师分享蒙古国纪行的故事,从历史政治,讲到他在蒙古国的苦旅经历。蒙古国,一个虽不陌生却从不曾想起要造访的国家,得以通过胡成老师之口,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游历了一趟。

出乎意料的是,胡成老师一开场便直言“我不会推荐蒙古国”。这里究竟是一个多糟糕的地方?往下看便是。

也许我会向你们推荐其他我去过的地方,但惟独不会推荐蒙古国,不会推荐离开乌兰巴托的蒙古国行程。

乌兰巴托的夜,并不美妙

不要被歌儿迷惑了,乌兰巴托不是一座美妙的城市。

那里聚居了蒙古国仅仅三百万人口中的百分之六十。是蒙古国的一切核心之地,一切繁荣之地。但是如果你自繁华中而去——比如上海、北京、广州——那么你会因为你的繁华定义过高,而觉得乌兰巴托不过是一座三线城市而已。

如果有一天你去到了乌兰巴托,一定一定要注意你的人身安全。最危险的,就像在俄国旅行一样,是酒鬼。其次,是如蓝色蒙古之类的新纳粹成员。

我曾经在成吉思汗广场撞见他们,侥幸那不是冷僻之地,所以安全无虞,但一个国家放任极端民族主义招摇过市,总不是件美妙的事情。

乌兰巴托郊外,同样如同俄国的城市,是贫民区。

以集装箱组成的生活区,是蒙古国每座城市都有的。在那里你可以找到那座城市所拥有的一切,不论好的,还是坏的。但是做为中国人,你最好不要涉足其中。

蒙古国人民爱极了韩国人——满大街都是韩国货、韩国超市、韩国汽车,更爱日本人,但是惟独痛恨中国人。

那是非常糟糕的旅行

去蒙古国旅行的外国人,99.99%会选择两处地方,乌兰巴托与哈拉和林。哈拉和林是蒙古大汗最初的国都,那里有外蒙古活佛曾经的驻跸之寺。

在哈拉和林,还有懂英语的旅馆老板。再向西,不但没有交通公司,不能预订宾馆,你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用英语打听什么的人。

你甚至找不到一辆去往下座城市的长途汽车。

那是非常糟糕的旅行。

我从哈拉和林向西,到达的下一座城市名叫阿尔拜赫雷。是蒙古国前杭爱省的省会——但是不要用我们的省会来类比,那样你会失望的。这只是一座城区人口几千人的城镇而已。好在哈拉和林的旅馆老板推荐了她的兄弟家借宿,让我可以得见普通蒙古国人“美妙的生活”。

男主人,甘巴特尔,在我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好意告诉我,用简单的英语单词告诉我——虽然他可以看懂复杂的俄国电视节目——“不要说你是中国人,说你是韩国人,蒙古人讨厌中国人。”

可惜第二天我他妈说我是外星人也走不了了——因为遇到了令人恐惧的蒙古高原的暴风雪。

糟糕的蒙古国交通

平均人口密度一平方公里一人的蒙古国,汽车罕见,所有长途汽车都由乌兰巴托开出,你只能在公路旁等着那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达的乌兰巴托开来的长途汽车。

晚上住在蒙古时代的旅馆里,我在第二天奇迹般地遇到了一辆开往下座城市巴彦洪格尔的客车。那是阿尔拜赫雷中学篮球队的包车,他们要去往巴彦洪格尔打比赛,他们拯救了我。

巴彦洪格尔在推河河畔,那里曾经有商旅们的驿路上的一座驿站:推台。也是我一路向西,路线与曾经商旅们最为重合的一段驿路。城市都是一样的,几千人,几栋破旧的楼房,难得找到的旅馆,还有不知道在哪里能等到的客车。

为了去了下座城市,隔壁阿尔泰省省会阿尔泰,我用了半天的时间打听在哪里等待。

巴彦洪格尔汽车站的站务员甘乌丽吉甚至开车把我送到了等候长途汽车的郊外路旁,那时候,是下午两点。

然后,直到凌晨两点,我依然没有等到那辆乌兰巴托开来的客车。

好在,最终有一辆小巴把我塞了进去。半悬空地坐了九个小时,走完两百公里的戈壁,才到了阿尔泰。

其后的科布多,再到中蒙边界的布尔干,每一段旅程都是恶梦。但是,终于在科布多,看见了那座清代的科布多城,还有美丽的布彦图河,足以慰藉一路的辛劳。

最后的旅程

穿越阿尔泰山,是最后的旅程。是要去阿尔泰山以南,与中国交界的布尔干县。

布尔干县中国人称之为布尔根县,是蒙古国从中国夺去的最后一片土地。布尔干县和新疆阿勒泰地区的青河县有塔克什肯口岸,经由那里回到中国,回到了一个起码可以随时坐到长途客车的国家。

蒙古国的旅行与美妙无缘,但是一切体验都是让人极难想象的。如果愿意探索,那未尝不是一种好的体验。

一切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可是最初的旅行不就是这样吗?

一切前路都尽在掌握之中,那岂非是自己给自己组织了一个旅行团?倒也不失为一种尝试。

只是安全堪忧,所以我不会推荐蒙古国的旅程。

Q&A

Q:还会再去么?

A:应当不会了吧,我觉得这趟旅行还是很走运的,我怕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

Q:乌兰巴托也不会再去了吗?

A:乌兰巴托并不美妙,我可能更想去别的地方而不是乌兰巴托。

Q:请问您在出行前做了怎样的准备?

A:所有的旅行差不多都一样,准备背景知识,做心理建设。

Q:当时为什么想去蒙古国?

A:我去蒙古国,是想追寻那些曾经的中国商旅的足迹。他们许多人从张家口出发,经内蒙至外蒙,一路向北到乌兰巴托,一路向西直到乌里雅苏台与科布多。

这是我在乌兰巴托看到的关于曾经的中国商人的唯一痕迹:甘丹寺里的一口鼎,那是由当年库伦京帮商人捐献的。鼎耳上还有他们的名字和铸造日期,大清宣统二年秋月吉旦。

Q:如果不推荐去旅行,那么写书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望而却步,还是激起更多人的好奇进而前往一探究竟?

A:我的书更多是散文集吧,也是为了让人了解这个国家,而不是旅行攻略呀。

Q:外国游客去蒙古旅行的多吗?他们的路线设计又是怎样的?

A:外国游客会去乌兰巴托和哈拉和林,随便去看看蒙古高原的金戈壁。乌兰巴托有许多旅行社组织这样的旅行。

Q:请问当时在那里的当地人得知你是中国人其实大概是怎么态度或交流方面有什么不顺利吗,因为说大部分蒙古国人对中国人有偏见?

A:交流只能比划,没喝酒的普通蒙古人也和所有旅途中遇到的人一样,出于基本的礼貌,起码不会表现在脸上,但显然不是热情的。几乎没有中国人乌兰巴托以外的蒙古国旅行,而韩国人很多,所以他们大多都以为你是韩国人。在得知不是后,会显得失望。

蒙古国的历史与地理

先区分两个概念:外蒙古,指的是历史上的该区域;蒙古国,则是指现在意义上的该区域。外蒙古,扼要来说,指的是四部两附庸。外蒙古的主体部分喀尔喀蒙古,分为四部:车臣汗部、土谢图汗部、札萨克图汗部与三音诺颜部。分别为外蒙古的东路、中路、西路与北路。康熙年间平定准噶尔以后,在外蒙古的西部附庸了乌梁海与科布多。因此共称四部两附庸。

曾对外蒙古最为重要的城市有三个:土谢图汗部的库伦,即今蒙古图的首都乌兰巴托。三音诺颜部的乌里雅苏台,这是外蒙古地区最高行政长官定边左副将军的驻地。以及科布多的科布多城。

自古以来,内地商人往返外蒙古这三座主要城市,进行商业贸易。向外蒙古提供最为重要的茶——这是外蒙古人摄取维生素最主要的途径,以及各种内地生产的商品,而从外蒙古运回牲畜。这种交往安宁地持续了百余年,忽然在清末民初的外蒙古独立时被打断。

外蒙古的独立,幕后自然是沙皇俄国。作为独立的代价,外蒙古也基本沦为俄国以及后来苏联的附庸。以至于现在去蒙古国,与在俄罗斯的另一个蒙古人自治共和国布里亚特共和国所见并没有什么不同。俄国人用他们的西里尔字母改造了蒙古国的蒙古语。一切城市看起来就像是过去了的苏联。

胡成

自由撰稿人。摄影师。曾著有《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朝鲜闻见录》。

图 | 胡成&网络

· · ·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

转载请联系旅人説微信公众号,擅自盗用将严厉问责。

· · ·

编辑:孙振恒